死者毛某家門外被噴了討債的字樣 記者張皓攝
  本報記者張皓
  他本是一名勤勞的出租車司機,卻沒經住賭場誘惑,深陷其中,欠下不少賭債。45歲的他,就這樣縱身一躍,跳下了18樓,留下靠打零工謀生的妻子,還有20多萬沒還完的房貸。
  昨日,發生在新洲陽邏深港國際水岸小區的這個悲劇讓鄰居們唏噓不已。
  欠債的哥跳樓身亡
  “賭博太害人了!我們小區有個居民,因為賭博欠債,被逼跳樓死了。”昨日,國際水岸小區有居民致電本報。
  下午2時,記者趕到該小區時,死者的遺體還留在4棟樓下的草坪上,身上蓋著床單,一隻皮鞋散落在一旁。
  據圍觀者介紹,死者毛某是名的哥,家住該棟14樓。記者上到14樓,只見毛家房門的兩邊牆壁上,被紅漆噴上了“欠債還錢”、“殺”等大字。
  小區保安說,毛某是前晚8時許跳的樓,昨日清晨6時許天亮後被髮現,警察已經勘查過了現場,毛某應該是從層頂18樓平臺跳下來的。
  經警察查看,死者身上只剩10元錢。有圍觀者分析,可能是毛某在外面躲債幾個月,前晚回家時發現門口被噴了字,因為門鎖更換了,他一時又進不了家門,萬念俱灰跑上了頂樓自殺。
  物業有關負責人介紹,警察已經來過好幾次了,要求將遺體送走,可死者妻子表示,男方家屬電話里交待過,要等他們趕過來看現場。
  謀生的車都已抵押出去
  趁著等男方家屬前來的空隙,記者與毛妻及其弟弟等親屬聊了起來。
  毛妻說,老公才45歲,去年,他們將老家的房子賣掉了後,在這裡買了一套新房,還欠銀行貸款20多萬元。本來,老公開出租車很能吃苦收入還可以,她平時也打一點零工,要不是他迷上賭博,一家人的日子也還是很好過的。沒想到他因為經常送客到賭場去玩,去年,自己也玩進去了。
  “他回家後,我問他從來不說。”毛妻說,她通過和老公一起跑出租車的司機朋友才打聽到,賭場先是給他甜頭嘗,一開始是贏了一點錢,後來就越輸越多,越陷越深。
  “不好好開車,幻想著通過賭博贏錢發家致富,這怎麼可能呢?”旁邊另一名親戚感慨道。
  “我姐跟著他真是遭罪!”毛某的小舅子說,就在前幾個月,毛某竟然將賴以謀生的出租車,以3.5萬元的低價,抵押給了別人。姐姐得知這一實情,氣得一時情緒失控,拿起菜刀砍傷自己的頭部,還因此縫了六針。
  “去年就輸了20多萬元,都是親戚朋友幫忙湊錢還的。”毛某的小舅子說,沒想到姐夫一直在騙他,說是不賭了,如今看來他已經是輸了一個不小的數目,否則也不至於走上絕路。“我借了8萬元給他買房,前前後後又借給他6萬元還賭債,沒想到他就這麼走了。”
  妻子連殯儀館費用都難承擔
  毛某的小舅子說,今年7月曾給姐夫打電話,要求見面商談如何處理賭債的事。可毛某始終不願意露面,可能是有人在逼債,他躲起來了。
  據附近居民周先生介紹,他認識毛妻,曾有逼債的人多次找他,打探毛某夫妻的行蹤。有個要債的來了三次,聽說毛某最後把車抵押給他了。還有的要債的說毛某欠了幾萬元,有的說10多萬元。
  “上次有對夫妻來找毛某,說是在鄉下做農活,辛辛苦苦攢的6萬元,毛某稱要買車,因為是幾十年蠻好的關係,於是就借了,沒想到現在連他的人都找不到了。”該小區一名保安告訴記者,除了這對夫妻以外,他巡查時還看到有5個男青年要求打開樓棟的門禁,要上去找毛某,為了保證業主的安全,他謊稱沒有門禁卡,沒有開門。
  昨日下午3時許,男方家屬終於趕來,與死者妻子商量毛某的後事。
  “送到殯儀館冷藏,一天要一兩百元,我現在連生活都成困難,哪裡負擔得起呢?!”毛妻表示為難。最終大家決定還是先將毛某的遺體送到殯儀館再商量。
 
創作者介紹

台北餐廳

fp16fpnoq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